Jingzhong

哈哈那我先,剛回到台灣一個月,最近在中研院做學生助理,雖然沒修課,不過也忙的要死,我們老師的研究越來越偏生物了,不過我總是能把做的東西歪回物理,現在換成搞一些圖形計算,老師還打趣說偶爾還是聽他的話一下吧XD(褒義)。今晚系上有吃粽子的活動,好險這次不是自己包,不然一定會拉肚子,上次自己煮湯圓和火鍋差點沒死掉。
2017.5.25

想起来比较奇妙的事情是,我终于上线了,是的感觉我几乎把它当作邮箱在使用,嗯,这件奇妙的事情是,看到你在说粽子的此时,我也正在吃粽子。
转眼间,交换期为1年的你已回台湾月余,我回来之后也快度过整个学期了,接下来的六月正是惨烈的期末考试连场放送。你说自己很忙,不过也意味着充实,充实好啊,羡慕充实(千万别跟着老师往生物走,小心之后收到录取时发现上面写着Biology(很要命))。虽然到了期末DDL变多了,可近来总觉得在自习的时候心静不下来,大约因为校园里举目皆是留影纪念的毕业生,欢声笑语连连,人人都似有归处,而…后一句不必再接。
来年就应该是我在那里悠闲拍照了,竟不合时宜地想起唇亡齿寒这个比喻。
2017.5.31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