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年春之祭》读后

泄底慎读
最近看了《元年春之祭》很想好好吐槽一番的,个人以为这个水准的作品尚可,但远远到不了封神的程度,不过太懒了,写个长评费事,索性在此想到哪说到哪一吐为快。

不管是打着百合,还是古风小说,还是本格推理旗号,《元》都可说还欠佳。看到很多人捧作者文笔好,但我也想说文笔此物,写景写时代写风物写书的人翻着字典翻着论文都能写,重要的是人物刻画 常常可高下立见。这本书中比较明显的一个点就是,作者想介绍女主葵的性格有残忍的一面,于是就直接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为了表明女二露申是个天真烂熳的少女就在文中反复用“天真的”一类的词修饰她,几乎雷同148流言情小说里对男主女主外貌的形容方式。以为较好的刻画是你不需要点明,大家都看得出来为佳,这样直接用形容词描写,不如直接开头列个表把出场人物身份年龄性格之类,像相亲资料一样抖一遍还来得清楚些。刻画人物的糟糕直接决定看的时候没有实感,虽然人物数量较少关系也简单,但就这么几个书中人的命运在读者心中也撩不起一丝波澜。另外也因此文中的某些剧情让人匪夷所思,比如为什么葵就想带走露申去长安了,中间一些莫名其妙的打情骂俏,还有女主某些行为总让我以为是自己中间漏看了几十页字,当然对于人物互动你一句百合大法好完全搪塞过去了我自然无话可说。不过进而到后文揭露真凶,真凶杀人动机的合理性很大一部分依赖于剧情的合理性,这种类似动机作案的谜底,来两封挑战书,除了满足作者向前人致敬的愿望外,并不能增加与读者的互动。相比之下,看到岛田或者奎因的挑战书时,内心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就算没有仔细推想,也隐隐约约察觉真相似乎就藏在某个盲点处)直到看到谜底便明白在挑战书之前线索确实给足了,伏笔多得令答案顺理成章。反观《元》,看到一个作者的粉丝评论说“虽然姐姐跟我说他是伏线流,不过我觉得他所有的…都是为了服务动机,不如做个动机流吧”,动机流就是作者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他信了,但一旦读的人觉得不合理,就很容易衍生给你打1星的冲动,所以这位粉丝也不好意思再说他是伏线流。

再来说文中这几个事件,五年前那个自不必说,证人和嫌疑人就那两人,之后的三个只有一个露天密室值得一提,而密室的错误构成竟然是若英不愿意看井而构成的视线死角,然后凶手就绕过去从后面假装刚赶到的样子,要说可能性那自然是有的,但让人信服确实有些勉强,而且也太过简单 几十年前就被用滥掉。关于第一个伪推,论点是“信仰东君的人都是红绿色盲”,惊艳女主逻辑(…),最后竟被若英用高中生物学知识(这里不存在穿越,文中是生造了一本已失传的古医书)给反驳了(…)。伪推中杀人动机我认为合理,但这个证明过程实在,我不知道别人看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我看得很难过,只想快点跳了。关于第二次推理,我已经放弃用自己的逻辑判断与思考了,可能要读得愉快大概也只能这样,接受作者一切逻辑,几乎是被动接受强奸。
另外好像很多人惊叹“屈原是巫女”这样的新鲜论调,甚至表示作者有没有着手写论文之类的。嗯……我倒更宁愿把这看作一种娱乐性质的趣味解读(至少没看到引用,考虑目前似乎论据不足),选段式的论证可以出来很多结果,但你要认真地去看待这个事情有没有可能性,其离值得一谈的境界恐怕还相去甚远(不负责发言,我不懂,也对屈原是不是巫女没兴趣)。当然这完全不是打击作者的创新性,或者研究人员的热情,只是针对有这些评论的naive朋友而言,科学与科幻之间鸿沟甚宽,历史与演绎亦是如此。
总而言之,我觉得这本书相比其名声来说是不副的。给出过高评价的人从评论来看大概是作者朋友之类,发言多为“友人的书,如何如何…”。
另外,说到“友人”,还想吐槽一句《元》的日式轻小说翻译风味太重了,可能有的人喜欢,不过我是觉得和中国古风违和感太重,看得着急。动机、诡计以及文笔均无可称道也不知道如何交口称赞,获得那么高评价的。不过话说回来 我肯定作者在炫学方面的用心与认真,可见心思花得不少,而且作为出道作我还是比较期待后续的。中国古风推理确实感觉大有可为,像之前《乱神馆记》也许是个好开头,不过都十年前了吧,唉 …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