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兽》电影影评

泄底慎读

《阴兽》的原作以男性一人的视角进行叙述,整个过程一直到最后做出推理也都是“我”一个人的“表演”,包括推测静子“羞耻而后悔”地不发一言一动不动,她的心理状态完全不得而知,并不反驳也并不赞同,缄默不语,直到“我”后来得知她自杀的消息后才慢慢意识到,真相永远无法被证实而“我”还将被阴兽纠缠至死。像这样用短篇改电影改电视剧一般都很难让人感到满意,其一是长篇幅而非常实体的电影要拍出短篇文字的意味深长的确不易;其二是短篇元素不足,只能作为框架慢慢补足,短篇和文字两个因素还决定了相对来说补足的内容占比较多。这部同名改编作是个欧洲人拍的,男主女主身份全都进行了改造,女主艺妓,男主外国作家,剧情差不多改成了三流悬念类爱恨情仇。男主到后面基本已经被莫名其妙吓得一惊一乍,看到心爱的女主被男二sm(不想吐槽这里的捆缚类AV质感了)就一怒之下打死了男二(也不知道在怒什么),在牢里被女主的粉丝——一位极具表现欲的老爷爷表情夸张地道出真相,然后镜头一转女主露出一个典型的反派微笑……嗯,怎么说,我觉得这个水准 这个剧情缩短编进《蛇蝎美人》是完全没有违和感的。

乱步作品中的性元素并不少见,关于性的“奇幻”元素也不少,大多都是一笔带过,但人们往往喜欢放大再放大,把变格变成过度的变态,而且还表现不出投入的狂热与迷恋。但作为改编作,故事表现手法和情节细节我们不深究了,只要求剧情大体保持一致吧,结果是显然的,更失败的地方在于只用了原作的一次反转,相当于把第一次反转(“我”推理出静子分饰三人)之后齐齐砍了。而阴兽的点睛之笔正在末尾,在第二次的反转:静子死后,“我”唏嘘不已爱恋自己的女子畏罪自杀。初时愧疚自己害死了静子,直到发现平田并不是个虚构人物,“我”回头看第一次的推理和第二次的推理其实都是“我”的揣测,并且还都是在大江春泥本人作品(全景国、天花板上的游戏、一人两角、一分铜币)的驱使与诱导下完成的。

静子是大江春泥的设定本可以更有趣,加之这个角色本身就有一种天真与性感并存的吸引力,她会在提及丈夫性癖的时候脸红害羞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但之后又主动苦苦哀求“我”鞭打她;在“我”眼中是一个可怜茫然对我深深爱恋的女子,而真实的情形会不会是她正利用这一点完成“令人不快的猜疑”操纵的最后一步。不过静子分饰三角最后只能算是个推测,其自杀或者被杀的真相不得而知,始末的所有疑虑在“我”心中盘旋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随着日升月落与日俱增……整篇行文下来可以说又是一个“猜拳游戏”。

不过《阴兽》一书中收录的我最喜欢的还是《虫》了。前半部分使我感到隐秘的共鸣,随之后文便全然投入,抓不住方向地一口溺死。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