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碗无忧无虑的豆花花
这碗早就被我干掉,现在也不知道躺在哪里的豆花花的遗照,让我想起,卖它的这家店是一家卖各类豆浆油条糍饭团小吃的 有些像大型早餐铺的店,开在尘埃滚滚邯郸路对面,小小一个门帘遮得严严实实。点单是点好再进去坐下,一种付了钱再入场的概念,还以为里面环境是油腻腻的麻元满地满桌滚,但进去之后宽敞明亮,装修简约(黑乎乎)古朴(木头桌椅)。神奇之处在于它从不关门,是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早餐铺,很朋克了。


第一次去是和小狗在实验室呆到很晚,感到腹中空空准备觅食,又不想吃炸鸡烧烤这些俗流,突然听到他灵机一动“走,不如去喝豆浆”  然后下一刻我开始惊叹他竟然用醋沾油条吃,手快一条朋友圈发了去求证沾醋吃法是不是属于黑暗(料理)界来客。喝完豆浆胃里暖暖的,拉开门帘竟然外面一片漆黑恍如隔世,恍惚间唯一的念头是这里将是酒后最佳去处No.1了,喝多了眼睛一闭往豆浆锅里一跳再拉开门帘似乎就能立马满血复活,明天去讲台再来10个pre啦(气得吐血这学期又有pre)


想起那条朋友圈评者甚众,一直以来以为只有沾豆浆一种吃法的我却得到了几十条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回答,比如沾酱油,沾白糖,沾辣椒面(这个作为成都人我都表示拒绝)…现在想来,看到有趣的动漫、句子、电影要发说说的时代早已结束,发生新鲜事想立马发朋友圈分享的时代也在步步渐远,而在隐秘的地方地抒发自己心情的习惯却一直保留下来,虽然平台已经换了好几个,删掉的也不知凡几。一时有趣的东西,总是不持久的,心情与情绪,也总是转瞬即逝的,这些事物不能指望于心长存,也因为这样,清扫痕迹也是不舍但必须的

评论 ( 4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