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我常常着迷向陌路人送去我的善意之后就悄悄离开,如果可以甚至希望整个过程是匿名的,我将它作为一件很重要的事在实践,大概是每一次都从别人那里看到了过去自己状态的影子,因而产生某种共情 差可比拟晕血那么强烈。不过想了想发生的一切都在造就现在这个我,如果那时候得到了足够多得关注、鼓励与安慰也许现在我也不会那么着迷了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