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说“schrodinger wave machanics is perfectly causal”很不真实,从machanics的理解上当然是完全正确的,概率的函数表示其演化和经典异曲同工,不过一想到phi确定是确定了但表象下的具体完全是未定的,就忽然感到自己的未来也不知道正在哪里漂泊了。

没有什么喜欢的事情,没有动力,没有目标,没有理想中生活的样子,但是却单纯对“未来”这样的词有特殊的期待。就好像我为了经过一些煎熬的时期,都通过想象这件事结束之后的我转头回忆这件事的感受来度过;但真实情况是这件事之后我根本不会再想它一秒。现在我没办法让自己去想像生活在五年后的自己转头想现在某些瞬间的决定了,---在现在这个年龄做的任何重大决定都会让人后悔一样,我感到不管做什么都只是在没有螺距的螺旋里周旋,做什么都对这个时间点之后某些时间点没有改善,做什么都加倍感到自己的无能和无力,更多是对自己心态的鄙视。

每每想到这个逻辑,想到自己竟然还与此同时对“未来”抱有期待,就觉得更加讽刺了

现在基本上课全用的卖几百块只能从图书馆借的厚教材 读得人神魂颠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