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跟狗说了之后,他的反应比上一次平静了许多,转过身就说自己困了,第二天醒了之后和我正常相处
我问他,你是对这件事本身生气,还是对隐瞒你这件事情生气
他说都有,然后又说这样不够及时的坦诚,唯一还能称为优点的都已经不够了
他还说下一次再犯就是真正再见的时候
不仅越来越想不通自己的心态,也渐渐猜不透他了

今天他跟我讲他爸妈下个月要来参加毕业典礼,我其实一点也不想见,当然他对这件事情也没什么意见。我也不想他见我父母的,我父母也从来没有要见我任何一个男朋友的想法。我想这一点或许还会被别人过度解读为家庭关系的不和睦。但是任何以这一点来推测的人,也大约是属于见识或知识两者匮乏的人。不是每一对父母都认为这些事情需要完全经手,或者认为理应享有某些权力。
但,事实是,根据我们所了解的社会默式规约,他父母来上海,我不可能一个饭局都推脱掉,暑假的时候我们去念书从(我家所在城市)出发,他也不可能和我父母一个照面都没有。

结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在,比如怀孕(当然这也是可以控制的,我的意思应该是主观上非常想要孩子的时候)或者别的不得不的原因之前办呢。现在的人又不会成天对着同居的小情侣指指点点,可即使会又怎样呢,结婚不结婚又不会对路人造成影响。不仅对于一个人来说似乎会造成角色转变的压力,而且也会随之而来一大堆琐事缠身,另外还有了更多和法律或者道德牵扯的责任。

我感到又沮丧又无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