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听着歌做自己的事情了,独处的时间变少了,有时候觉得这一切都是最后的热闹,不管是这些人还是目前悠闲的状态。
我对以后的生活一点也不期待,除了住的地方可以大一点有工资拿之外,可能其他的方面都不会轻松好过。
现在放到以后大概率也并没有什么怀念,这本来应该就是常态。活了20几年也没有感受到什么情怀,虽然成长的感觉也并不显著,只是对时光倒流总之没有什么渴望。当然这样的感受和近来影响心情的东西关系不算大。

这段时间朋友圈风波一波接着一波,先是复旦校园内退职老教授猥亵女生,后来女生不平发了公众号文章引大家一阵转发,而评论里出现多位受害者,都称是同一个人。只后来因为那个老头也有病,不了了之。其实这么想想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年龄那么大了还痴呆,后续处理是没有办法的事,要怪也只能怪上了黑名单保安开小差去了没拦住。
但是学校处理的方式永远是在事件完全解决之前先从受害者入手,减小对学校声誉的影响,这种做法在后面的事件中变得让人更加反感。
前两天北大的岳昕在朋友圈发文控诉学院因为自己上书要求公开以前对沈阳的处理记录而对她及她母亲施加的精神压力和言语威胁。一时间转发之人空前之多,再一转眼又全部404,过了一会又开始转新的,之后又404,如此往复到今天也没有消停。
之前看到一篇很有趣的总结,大概就是总结了一下各种不支持此举的言论,其中不乏爱校biao、阴谋论等等各种令人叹为观止的言论。
然后我开始思考爱校biao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觉得“这些事情都是为了割裂学校内部”,觉得是“社会人士吸眼球搞大新闻”。学校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东西,这种团体式而拥有权力的东西,你爱它的抽象形象和爱拥有行使它权力的东西本来就不该混为一谈。再想想,我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会爱这种污浊的东西的。一个权利机器值得人爱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