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和她借着醉意做了 

第三人称的视野 让我感受不到她的真实想法 明明如果一点酒精都没有的话 她甚至都提不起说话的兴致 

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她 到了现在都还对那种真情告白没有抵抗力 觉得不要白不要 还是觉得这样的关系可以让她凌驾在对方之上 这样的心态如我所见是扭曲的畸形的 但是我仍找借口任由她在悬崖上头发随风狂舞 

他抱着她说以后会一直对她好 让她离开那个人和他在一起 醉过去的她还在笑他傻 整个空间里只剩他一个人自言自语 对着一个醉过去的人发誓循循善诱 一方面恨不得直接问她到底要自己怎样才可以放下一切全心全意 一方面又知道如果成真自己才更难以放心 人真是矛盾 

后来 后来她说不想回家 就到宾馆去了 使劲浑身解数诱惑他 问了好多遍为什么才说是怕她只把他当炮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