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一个在这里出现的我所处的状态都是真实的,当然,不太完全可能,我不能骗过我自己我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封闭空间。况且我没办法解释自己的每层想法脑部电流的每一次闪烁,每一个思考结果都来自过去并且永远不会存在于当前,因而我不相信真实的检验。我在我自己面前永远暴躁喧闹但又永远维持最整洁的安静,每秒都有千万个城池在我脑海中崛起,也有千万个战后凋零的废墟,每秒都有千万婴儿撕碎产道降临人间,又有千万个舔过死体的火舌狂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