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的几件事

1. 前天X打翻可乐直接把电脑淹黑屏了,可乐从键盘缝隙渗进去,估计是凶多吉少

2. 昨天在为镀金做准备工作的时候,学长拿氢氟酸去掉上面的氧化层,其中有一片显影得不好我就夹硅片在丙酮里清洗准备下次重新做,结果通风橱里的氢氟酸还没来得及清理,我把硅片从丙酮里拿出来的时候抬手才发现刚才我手肘下方的位置有很多液滴(我只带了一层薄手套)。当时是立即用水冲了十几分钟,下午的时候去F组借了葡萄糖酸钙软膏外敷(后来发现我们实验室也有,但买药的人没和大家说)。下午越想越觉得不放心,就去化工医院检查,到了发现他们三点就下班了,又去了瑞金的灼伤急诊,但目测值班医生完全把氢氟酸灼伤想成一般酸灼伤了,最后到长海开了个类似烧伤膏的东西回家,第二天才去化工医院门诊的,表象看来是没什么事。不过据说这种程度的弱酸加上低浓度会显现不出来症状,到后期发现的时候都晚了,所以如果以后才发现骨头有问题,那我一定回来还愿。
想想,这个实验室可是有像大师姐那样的奇人,书包里装着一管氢氟酸直接上地铁了(这地铁安检…),上次看到她配溶液也是直接单手拿一大瓶40%的,吓得我们都立即逃了。
实验室里其实到处都是有毒的东西,特别是炉子里长的和化学药品操作台那里,通风橱一旦出问题了整个实验室里的人都要GG。所以,想我当初没有学生物或者化学多半就是觉得它们的实验大多很毒,现在醒悟什么实验都这样。嗯这里毕业后一定要去做化工体检

坐在回来的公交上我说:如果我截肢了就去实验室偷瓶酸把你也带走,你自己选吧要什么酸
X:能不能用可乐泼我,我一定黑屏

关于氢氟酸,知乎的第一个回答就很形象,处理算及时吧才最后痊愈了。看到后排还有吃到氢氟酸该怎么办这种问题…各位大佬怎么样都是安全重要啊有的真的是不嫌命大的操作

目前一直就在实验室把微纳加工那一套看得差不多了,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复习GRE,然而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摸鱼,还有一部分时间就和同学开黑农药,有毒…

评论 ( 4 )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