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家去学校的最后一天 第二天早上7点的飞机 我妈又喝醉了 现在才回家

药盒子上看到这句话觉得好好笑…
是投喂给周围的神经病吗(不

不会有人明白神经痛什么感觉的 太痛了

小7家 五六年前的拍立得 拍到现在 我们的照片大约有一本

还未到崩溃的时候,魔幻现实不是说说而已

和爸妈从灵秀温泉转场心心念念的红珠山森林温泉了

昨天去峨眉山金顶,姑妈安排圆超大师(?)接待,坐在一个房间,跟我们讲了半个多小时,开始还好,让人控制自己而后控制外界,讲到后面讲到量子佛法了,我的尴尬无边无际。

气人合集

这次分手了,下一个我要女孩子

哄了两句
跟我讲了一堆人生哲理
再哄一句
再一段人生哲理
你是在传教吗
说了半天 只是不喜欢了而已

你不开心的时候想起来的人事物 你不会在开心的时候想起

我的感情维系时间从一两个月一两个月一两个月etc.到八个月再到一年半 可以说是进步喜人

老朱好像考研算是崩了,考央财只比去年的线高了几分,昨天听小川说这样多半是没戏了

和小川(噗)一人唱一段的高中洗脑曲目
他考上电子科大研了请我和苏唱歌

有一层小川和苏初中高中都是同班的缘故,高二的时候我们慢慢熟起来,每天晚自习放学后一起走到苏爹停车的地方,虽然只有短短几百米,但是用lyf的话说就是“在六楼打扫卫生都能听见你们三个的大笑”。再加上那时候都对羽毛球痴迷,而小川是野路子自学成才,后来就五毛钱雇成羽毛球陪练,每周六考完理综,我们就都去操场站位置打到傍晚。
小川此人事实上当时也是实验班的一员,中考成绩惊人,高中成绩也体面,但由于他一直贯彻“知de足guo常qie乐guo”的人生宗旨,当年即使分数能去省外更好的高校,也毅然决然选择留在川内做个每天上完课还能散步回家的乖小孩。
现...

沉迷homescapes和gardenscapes

厦门买的小钱包

狗收到MIT应用数学录取和Harvard物理化学拒信

有生之年想去炸百度总部

心情不好--->整理文件--->心情炸裂

今天我和爸爸去二医院看牙齿

我爸在医院忽然说:这里有一个你的哥哥姐姐

啊?我说。当时脑子里想法千回百转

从狗血想到惊悚再想到穿越

你妈当初在这里打过一个孩子 他说

你该感谢我们,不然就没得你啦

我说:你们为何不戴避孕套

那时候结婚没几年不懂这些

我心想:怕不是一对傻子吧……


我爷爷知道我拿到好大学的录取一定很开心 但他已经不在了

没有时候我们知道此时经历的什么对一生的意味

申请季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刷邮箱,今天收到Chicago说被选上IME graduate fellowship每年再多加4000刀奖学金 不过大约估计是不会去的,加钱也白加了
就看狗了,希望早早定了安心过年

和小狗一觉醒来都收到了ubc的offer,感觉钱有点少owo不过好歹是第一个

左手自己涂的,以后再也不想涂了 这种涂三层的 涂不好想摔东西

I found your research on xxx quite matches my research interest.  (全文最假)

我觉得导师很扯,我都认清现实了,他还没有认清现实

为了交当代小说阅读的论文作业,我开始一点一点重读棋王,作出一副高考语文阅读题的架势,结论:最喜欢的人物是脚卵

无法回答,总不可能大实话:我觉得AST竞争比较小吧

像一个播音员一样,打开文字编辑栏的第一秒,自然轻声地念出: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5点14分,我正在写表面物理的作业,写到一半,用电脑打字写下这段话。

写到XPS的原理,忽然想到一个很好的角度来写写我最近的生活,这个想法一闪又而过了。生活有什么好写的呢,写来写去就是吃穿住行,你我早就疲于回忆复述。我又想,不如写些对新闻的评论吧,可激起我落笔冲动的大多就负面了,光是写就影响心情,看一遍又二次伤害。那么,写些学习的事情吧,又想到自己这学期并未做什么实事,几乎就是把过去收编的芝麻些从头又细数一遍。推脱来推脱去,最后就只能怪到申请这件事上,它俨然这学期的主角了,任何情况下我都希望尽一切努力避免这件事出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