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要总结下上周的condensed matter 第一节课老师问有人学过second quantization吗 没人举手 我心中有些窃喜心想老师应该会慢点吧 然后他说完别怕后就在黑板上以2倍速表演书法 

布置作业的第三天czj一晚上做完去UM找女友过中秋了 zzy做了一天开始找我打游戏 我看着满屏的second quantization??? ​​​

我试探地问zzy你们P大应该不可能没学过second quantization吧 他说你上课见过中国学生举手吗……emmmmm 我 学过QM2的人现在有点窒息了 本来以为自己是王者结果根本不存在 ​​​

我试探地问同学B你们P大...

让学生用LaTeX写作业自己布置的题目书写是这样的…


其实上课在哪里都一样 不管是在哪所学校 上课上得好的老师永远是少数 普林物理系的condensed matter是印式书法欣赏课 化学系的statistical mechanics是课件朗诵课

#上课第一天# 神经生物课…教室里一半的人都是物理和CS的 另一半才是NS的学生 老师开头第一段:我是如何从物理转到NS的
下午去上物理系的Condensed Matter…也只有一半的人是本系的 不过另一半背景也都是物理

买了个万圣节的装饰品 是个猫骨架 但是仔细想想不对啊 骨架怎么会有耳朵

结束了一周的化学系orientation和考试(考5门有机化学 无机化学 物理化学 生物化学 化学物理 今年只有我一个本科物理系的 给大家表演化学课速成)不过我感到并不会交集很大 化学今年30个人 只有4个人做理论 别的都泡在实验室 选择的课也不太一样
认识了几个化学系的中国人 一个天津人特别好玩儿很能聊天 幸好有他在 话题几乎没有冷场
Labour day神知仓鼠NbAs还有在Yale做暑研的cf来找我们玩了 六个人一起去喝了奶茶一起做了饭吃交换了学校周边 挤在我和狗的小公寓里打了一晚上牌
Princeton这个地方我很喜欢 又安静又安全校园也美学术氛围也浓厚 除了不能养猫

蔡健雅的越来越不懂 五分钟现学现卖

匡扶摇《被折角的人生或书》
这里的表现太天才了吧

为了给学弟学妹写申请总结翻到半年前Chicago的老师发来的email 想了想 本科生科研的结果真的不重要 发不发文章其实没有想象中重要 重要的是match,有没有暑研也不重要,只要能显示你能在海外也可以top很适应就好了

一小段

在普林问了好几个组问题 学长学姐个个都还挺耐心的 毕竟选导师是人生大事 (突然)好想去做生物物理
那天忽然有个学长问我要不要做中秋晚会主持…可能是我第一次当主持了

好久不见了各位

昨天和曾大牛去吃烤肉喝酒 他说:唯一忘不了的就是老王了 这么多年了 很难在遇见的女生里面对谁的心动抵得过对她的不了解 老王在香港玩够了回来我第一个报名接盘吧 我说:你现在想这个未免也想得太多了 等你认识了新的妹子 什么老王老李忘得一干二净 他说:不…是吧 这个有可能 但是我如果有一天 我结婚了 我真的不会邀请老王 太难受了 这种感觉真的是一辈子的 他说:今年三月份可能真的就是这辈子唯一的一点点机会吧,又被我放过了 我真的是 …………我 别说老王的衣服了 就是她的袜子我都愿意每天手搓 我:…………(服)

“好死不如赖活”在我这里一点都不对,如果能够在自己的价值体系里好死哪还愿意赖活着,可就是过不开心也没法去死

当我给狗发送not anymore program里的视频片段

和c又联系了 之前把他拉黑后 他说他给我发了facebook messenger但我并没有收到 他和他摔断腿时照顾他的小妹妹在一起了 说明年也许会续护照 说有枪牌了 

去了花たん的演唱会 现场简直 太好了

princeton的强制not anymore program做了一晚上进度才35%,真的还可以。它通过看完视频后答题来使观看者对sexual assualt,sexual harassment和一些其他的interpersonal violence的了解加深。视频通常是陈述偶尔是情景剧或者受害者的现身说法,会建议你遇到这样情况时应该怎么做。甚至在一些推断会让过去受害者产生不适感的段落之前会有视觉+听觉的提示。

总有人在“矫枉”之前就惊呼“过正”,归根就是在现有的文化里活得太如意也太习惯了。一方面不能体会受害者的痛苦和挣扎,总是期待“完美”的受害者。另一方面甚至理解不了源头何在了,通篇站在现有语境里认为女性应该被上一堂如何如何保护自己的课。可是,这个社会不够糟糕,不需要被改变吗?至少在这些年过半白的知尸分子看来是这样,躺椅上事不关己地点评一番,反正这社会以后会怎样与入土的他们无关。

和爸妈调侃了一番舅舅两件事:我妈请客他把最贵的菜点了三次,给我妈带化妆品把小样散给同游的人

以及我妈被舅舅问得哑口无言的一件事:如果换成我妈出去旅游给舅舅带东西,一定会懒到拒绝(千真万确是她)

以及姑妈一件事:作为一个牌风极差的人教育我妹牌风不行

每年大概都会有个这种调侃大会吧,笑破肚子,不过其实他们兄妹间关系都很好很好

半年狗的票圈荟萃

7.26
前日有人在蓄奴没被废止的时候担忧黑命比白命贵 昨日有人在同性婚姻未通过的时候下结论人类就此绝育 今日有人用无辜男性恐被构陷来讥讽metoo 明日呢 明日人类被梯度下降的人工智能灭亡了!

7.23
愤怒的李小康想到工作和家庭 最终还是决定当个顺民

我生日当天
作为一个二十二岁的普通女孩 李建军做完了所有荒唐的梦 没有完成一项年少时设想过的壮举 一切都开始走向平淡

7.18
小镇青年们举起鸡蛋撞向对方的头 听到的都是梦想破碎的声音

7.8
今日噩梦 所有人都在鼓动下参了军 然后赤裸了黝黑的上身 笑容满面地围着我邀请我去过快乐的集体生活

7.2
毕业前 李建军脑子里一半是性 一半是出人头地 毕业后 他脑子里一半...

开个标签记录一些抖机灵

好奇怪,真的有女性是从小到大都没受到过性骚扰的吗?我觉得这几乎不可能。像是小学被男同学掀裙子;公交里被人故意磨蹭的;地铁上被偷拍警告后还不停止的;讨论问题时故意搭肩膀摸头的,这些都是性骚扰的案例。

这次的事件还让我想起刚进大学时上普通化学实验,带我们这个小组的人渣王卫江(复旦大学化学系副教授),对我和另一个女生多次动手动脚,装作指导实验摸手摸头摸肩,十分恶心。后来我去他办公室拿作业,顺便参观实验室,他以看手相为由摸我的手,并且在我表明想离开的时候说有重要的事情,让我加入他实验室,可以挂论文如何如何,并提及杨振宁和翁帆的故事要与我讨论。我当时内心狂翻一万个白眼,私心里首先是瞧不上他在搞的什么玩...

刚才有个AP发邮件说自己去年刚来,做拓扑材料从dft预测到生长到ppms和arpes一条龙,看到我的申请资料觉得很合适如果感兴趣可以加她的组…我…我…虽然没兴趣但还是爬起来看起了主页,发现她phd就在princeton念,一个灵光乍现打开cava组主页发现她果果果然是他学生…… ​​​

今天买了一卷绳子去捆书 然后站着看手机的时候有一只猫跑过来一跳把我的绳子抓走了 绳子很结实 怎么扯也扯不断 后来我一直到宿舍楼才借了一位同学的钥匙割断 然后这只猫一直追绳子拽到门口
然后南区就有了这样一个奇观:

错过毕业晚会的元凶 一部平均2.5颗星的电影…emmmm 上影节结束啦
附上有点好笑的四人影评

一个满意滴白眼动图 可惜发不了live

笑了

做完近视手术之后的某天,她和朋友喝大了,回到家边走边脱下高跟鞋,倒头就要睡去。翻了个身又忽然惊醒,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水池边,拿出眼镜盒开始半睁着眼用熟练的手法取隐形。取呀取呀,怎么也取不出来,几乎快放弃的时候,终于有两片亮晶晶的东西出来了,她把它们放好,靠着清醒的最后一点点惯性移动到床上。闭上眼睛睡了

去吃学校旁边新开的云南菜,什么鸡呀牛呀都过眼云烟,炸薄荷叶是真奇了,一盘菜里我就单单把叶子全选走了
大概我就是天生乐于享用底料而把火锅留给你的人

1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