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社会学教授冯钢?搞什么社会学啊 麻烦早早退休养老。实际上原来的那条微博没什么问题,最多算个主观错觉,被喷子一激这后面就原形毕露了 真不知道这些老头都是哪里挖出来的。

从小到大,我在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婆婆(公公早逝)那里就没感受过性别歧视,大学以前典型例子是高中物理老师(女,并且自己的孩子也是女儿)言语内内外外都在捧男生聪明鄙视女生,这一点我父亲还专门私下与她理论过,说来也十分讽刺:我父亲,一个男性去批评一个女性不应该对学生有意无意传输一些歧视女性的言论。愚昧根植只会误人子弟,同为女性我为她感到羞耻,而对于浙大冯老头,我想说真心想科研的人不会是他这个状态。正是因为有这些人在,国内这个圈子就总...

整理东西翻到一张怪纸,隐约记起一些周末在文理图书馆当志愿者,借排架找可爱的书翻的日子 《一個奇怪的島》

近代物理实验课就是坐在仪器旁边喝珍珠奶茶边调调电脑

莫名其妙 我甚至不知道我自己发的什么违规了

插播一句:应上级要求 校园网崩盘就算了,社交平台不许改名字,现在空窗空窗个头啦 儿子都快生了(不)

环境始终没变,是我的感受变了

与CdAs缠绵一番之后,和les学妹(她的女票挺可爱的)在咸菜楼二楼永远写着“不能睡觉不能移动桌椅不能娱乐”于是被整栋楼当做食堂的多功能休息厅吃着外卖,心里在想是不是其实刚才实验的时候(不知道情况下)沾到的不明毒物才是主菜

星期六14.08我在这里等待小狗拿水果回来,在一个来回耗时十个小时的地方却放弃滕王阁选择清汤火锅恐怕有些遗憾,但这显然是骨头汤太过撩人的错

2017.10.11晚20.35分在7-puzzle拍下的这份品相端庄的意面和免费赠送的沙拉,在大吵特吵的特殊时期给了我心软的力量

再次感叹“越缺什么越炫耀什么”有一定道理的

QAQ

好多海豹:

充实的假期!

决定开始下一段了

少女面对CdAs不戴口罩谈笑风生被学妹无情抓拍

那篇投到Physics letters A的文章被录用啦,是人生第一篇一作论文了…
希望申请前ACC那篇也能被接收啊啊啊

许个愿希望中了

躁郁症的同学还是没有好起来,说话颠三倒四的毫无逻辑,唉

为了让自己永远处于热恋,最好的办法是不断从头开始

啊 好吃

觉得自己想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这些东西和生存无关,和向现实妥协的某些选择无关,就是那些具备了一些工具后应该尝试去学的东西,我觉得是应该的。有人觉得自己以后做的东西用不到就根本不准备学那种关乎基础而又甚至不算前沿的东西,我是不耻的

尴尬得不行

这几天选校看老师看得头晕眼花,同学发微信和我说他迷茫密密麻麻说了一大段,而且关键是,这个人高中毕业和我告白被婉言拒绝后直接删掉我,过了一年把我加回来没有任何解释,近好几年没有联系然而可以不断发微信问你近况丝毫不尴尬,一到空挡翻开微信点开就是百字长微信,真的很可怕,希望他早日意识到自己当前几岁
昨天老板请大家在耶里夏丽搓了一顿,还带来了自己的一家人,一方面送走组里两个师兄去美国交流一年,一方面就是欢迎大批本科生入驻。组里现在本科生真的好多,我来的时间也不长但也开始带学弟学妹做实验了,老板是真的想扩大他研究生生源,而且也招进一些gpa高的小朋友,唉可这样多的人 关乎安全…也是个大问题

某学姐的王水涂鸦/微纳实验室地图点亮/十天工作成功一个(再见

身边有一个高中同学大学同校因为父亲去世而精神损伤言行奇异,据传她在本系做出了种种无法让人理解无法让人原谅的举动,但此前认识不到自己行为或者记不得,前几天终于由高中好友发现不对鼓励劝说下去找医生诊断然后开了丙戊酸钠,希望她快点好起来吧 一面心疼她一面觉得世事无常一面是更不耻其他的那些打着精神疾病旗号装弱者索取别人同情和忍让的人

喜新厌旧 人类本性

我希望每一个在这里出现的我所处的状态都是真实的,当然,不太完全可能,我不能骗过我自己我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封闭空间。况且我没办法解释自己的每层想法脑部电流的每一次闪烁,每一个思考结果都来自过去并且永远不会存在于当前,因而我不相信真实的检验。我在我自己面前永远暴躁喧闹但又永远维持最整洁的安静,每秒都有千万个城池在我脑海中崛起,也有千万个战后凋零的废墟,每秒都有千万婴儿撕碎产道降临人间,又有千万个舔过死体的火舌狂舞。

每一个地方都被占满了,呼吸不过来,没有一个地方不拥挤,包括自己说过的话语,呼出的白气全都变成体积和质量裹挟整个空间,也没有一个时间点是全然干净的,没有任何存在的事物能够幸免。我所有剩余容量都被尖叫占满了,即便是很想睡,眼皮酸软眼泪直流,声音还是不断拥过来,太挤了真的太挤了

归属感荣誉感建议二年级之后就可以彻底丢了
过去的回忆和现在的经历只会催促人“拿起放大镜出门烧蚂蚁”以表划清界限除掉瓜葛

我对X说:你怎么又不剃胡子 还要我说几遍 每天剃不行?(生气)
X:忘了忘了忘忘忘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气笑了

七夕我和小仙女神知在学长放了一年的样品里淘金,穷得连硅片和小盒子都要重复利用,洗了一整下午,然然然后晚上就悄悄鼓动学长一起去打狼人乐,首局当预言家发查杀 狼直接自爆把我刀了,后面一直挣扎在抗推的边缘,最后还上了新角色鬼魅新娘 局势乱得上帝狂笑,这游戏当狼真难 第一轮发言下来狼位就可以盘得差不多,早已不是以前我玩过的那种休闲局,神知说不多刷lyingman和pandakill是根本跟不上节奏的 深觉同意

七夕直男问卷?错,七夕智障问卷 给大家公布个正确答案(微笑)
受到追捧的逻辑永远这么感人,有销路的旗帜永远是女的就爱包包口红物质肤浅任何时候道理不讲,男的永远有逻辑不能言必须会掏钱哄人才会有机会掏diao,总结一下女的猪一样男的狗一样。爱情联络的基础在这种语境下不是以爱换爱以性换性,而是提供财食的恩客和娼妓。最蠢的还是那些人被动每天被这种逻辑fxxk,习惯被侮辱习惯被如此定义还被规划到这种群体里,不知反抗还乐在其中,到底还有什么希望?再给几百年也走不出一步。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