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有个AP发邮件说自己去年刚来,做拓扑材料从dft预测到生长到ppms和arpes一条龙,看到我的申请资料觉得很合适如果感兴趣可以加她的组…我…我…虽然没兴趣但还是爬起来看起了主页,发现她phd就在princeton念,一个灵光乍现打开cava组主页发现她果果果然是他学生…… ​​​

今天买了一卷绳子去捆书 然后站着看手机的时候有一只猫跑过来一跳把我的绳子抓走了 绳子很结实 怎么扯也扯不断 后来我一直到宿舍楼才借了一位同学的钥匙割断 然后这只猫一直追绳子拽到门口
然后南区就有了这样一个奇观:

错过毕业晚会的元凶 一部平均2.5颗星的电影…emmmm 上影节结束啦
附上有点好笑的四人影评

一个满意滴白眼动图 可惜发不了live

笑了

做完近视手术之后的某天,她和朋友喝大了,回到家边走边脱下高跟鞋,倒头就要睡去。翻了个身又忽然惊醒,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水池边,拿出眼镜盒开始半睁着眼用熟练的手法取隐形。取呀取呀,怎么也取不出来,几乎快放弃的时候,终于有两片亮晶晶的东西出来了,她把它们放好,靠着清醒的最后一点点惯性移动到床上。闭上眼睛睡了

去吃学校旁边新开的云南菜,什么鸡呀牛呀都过眼云烟,炸薄荷叶是真奇了,一盘菜里我就单单把叶子全选走了
大概我就是天生乐于享用底料而把火锅留给你的人

暴雨了,老式小区遮蔽物下有两只小猫紧紧依偎在一起,眯着眼睛睡觉

最近经常凌晨在全家打牌。今天去买东西的时候全家店员(女)像往常一样问会员卡有吗,我开始报150,她说217。我说217…啊?xxxxx。我说,你记忆力太好了吧,这都背下来了。她笑笑说因为你们经常这个点还在这儿啊。
后来我去拿餐巾纸,店员又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记得你的号码,我说不知道啊。她说因为你长得特别好看像电影明星
啊 大概这是我第一次这样被陌生的女性这么夸
记录下来,老了能拿出来吹吹

这次跟狗说了之后,他的反应比上一次平静了许多,转过身就说自己困了,第二天醒了之后和我正常相处
我问他,你是对这件事本身生气,还是对隐瞒你这件事情生气
他说都有,然后又说这样不够及时的坦诚,唯一还能称为优点的都已经不够了
他还说下一次再犯就是真正再见的时候
不仅越来越想不通自己的心态,也渐渐猜不透他了

今天他跟我讲他爸妈下个月要来参加毕业典礼,我其实一点也不想见,当然他对这件事情也没什么意见。我也不想他见我父母的,我父母也从来没有要见我任何一个男朋友的想法。我想这一点或许还会被别人过度解读为家庭关系的不和睦。但是任何以这一点来推测的人,也大约是属于见识或知识两者匮乏的人。不是每一对父母都认为这些事情需要完...

终于明白拍照角度和腿长的关系了

和狗吵了一架之后短暂的休息时间

我说:如果我是男的,你是女的,但是性格仍然是这样,或者我对你的态度并没有变化的话,你会不会跑路?

然后狗陷入沉思状,没有说话

我很得意:你一天到晚嚷嚷女权,似乎自己的意识也做得不怎么样嘛

我说:你是不是犹豫了,犹豫就代表你自己也有一点被流行的女性和男性的社会形象影响啊

我:你快说话啊,说你在想什么,详细一点,还可以帮助你整理思路狡辩

然后狗说:没有啊

狗:我就在想我如果是女的会有多美

狗:你会不会太丑配不上我

好久没有听着歌做自己的事情了,独处的时间变少了,有时候觉得这一切都是最后的热闹,不管是这些人还是目前悠闲的状态。
我对以后的生活一点也不期待,除了住的地方可以大一点有工资拿之外,可能其他的方面都不会轻松好过。
现在放到以后大概率也并没有什么怀念,这本来应该就是常态。活了20几年也没有感受到什么情怀,虽然成长的感觉也并不显著,只是对时光倒流总之没有什么渴望。当然这样的感受和近来影响心情的东西关系不算大。

这段时间朋友圈风波一波接着一波,先是复旦校园内退职老教授猥亵女生,后来女生不平发了公众号文章引大家一阵转发,而评论里出现多位受害者,都称是同一个人。只后来因为那个老头也有病,不了了之。其实这么想想也没...

先帝爷留下的烂摊子,第二代治理者的办法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虽然去不了病根儿,但起码能减轻症状,让你自以为治好了。第三代是头疼医脸,脚疼也医脸,对他们来说,治不治好不要紧,面子最重要。这一代就邪乎了,头疼堵嘴,脚疼也堵嘴,只要不喊出来疼,就算没病。——王朔 ​​​

这个文化里的人处理问题的方式都很类似 一遇事首先想到的是威胁弱者不准发声
不过也是聪明 他们知道如果每一次弱者都有机会发声了 以后大家都会一起发声那权力只会越来越小
再想想 亚洲文化也是烂透了
别的地方至少阈值高一点 不会芝麻大的事情都想着禁言禁言 现在仅仅是一个二十年前的性侵案而已
人人都变哑巴 一个一个被绑走 四面的屏幕还在歌舞升平

「长大之后,人变得既冷血又容易感动,虽然很矛盾,但就是这样」

我妈 当年的重点大学本科 那所大学也是现在的211 985 硬撑有时候也能勉强算个国内top10,高级工程师,评标专家。毕业就参加工作,至今在国企工作二三十年了,其间但凡资历学历和她比肩的男性职位都比她高,甚至很多高中大专学历的男性,职位也和她差不多或者更好。当年唯一一次想争一争项目经理的时候败给了一个明显条件各方面都相差甚远的男性,五六年后才知道其实早就内定了(项目经理,他们公司就没有一个女性的)。
这么蹉跎了几十年,还有五年退休的时候才提到高管。
每次和我聊到以后如果要工作的话,都说 在国企 要么就混日子,认真是认真不得的

老朱给我更新的近况

考研没上 央财今年分数和北大差不多 准备10月考注册会计师 12月考研 还没想好考央财还是西财

1 西财面试 kiss 前女友的室友 面试完锦鲤逛了一天 感觉性格太不合适了 

2 事务所 出差 都江堰 同事 西南政法读书的妹子 回去了之后还发短信 没回了 

3 小学同学聚会 忽然发现老王就住在东苑A区 第三天晚上10点散步 推脱了一下 老王说天气很好你快下来 就一起散步到12点 相谈甚欢 ...

jing-zhong 好吧 人家其实是ching-chung 一共只申请了10个program,除了六大就只有cornell和upenn,虽然那时候就觉得很不保底,但觉得反正他diao,一篇nano letters一作+台大物理系top学生,结果也会不至于太糟的。结果现在决定去UBC(就是当时我们一起交流的学校)了此余生了。也不是说差,只是没被top录取有点惋惜,总之也是另一种出路,去加国读个phd出来说不定就能很快定居了呢

老娘想 当初要是phd全聚德(虽然想想不太可能,毕竟我申了20几个)就去加拿大读个带奖的硕,过两年说不定又是一条好汉。或者过两年不申请了,...

小狗的人力二轮车

我拿到Stanford的应用物理硕了,内心…毫无波动 平静看完打开了暖暖

今年我和狗几乎都没套瓷,套瓷对phd申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到3月份都稳着不陶瓷不询问,估计学校也知道你手里拿着满意的offer了,所以狗没陶瓷的学校几乎都发了邮件,一翻邮箱满屏的拒信。今年物理纯理论的竞争仍然是惨不忍睹,gradcafe上有多人称自己拿到几个六大的却被cornell或chicago级别的拒掉

我申的物理实验和EE,很多项目都3月多了还没什么消息,目前为止只有我之前我推掉面试的耶鲁EE和看到拒信才发现推荐信都没交齐的columbia物理(太惊险了 竟然会犯这种错误),怀疑他们直到现在...

我离家去学校的最后一天 第二天早上7点的飞机 我妈又喝醉了 现在才回家

给大家分享一个话唠国宝级人物
在第一张图之前已经和我尬聊很久很久了 基本都是他自己说8句 我回“嗯”“噢”“这样啊”“好吧”这种
说实话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要开始这个话题的 我个人简介里只写了自己将来可能去美国读化学 
关键是忍无可忍每分钟手机响100000次之后我骂了他一顿
他还能继续话唠 真的服了…

药盒子上看到这句话觉得好好笑…
是投喂给周围的神经病吗(不

不会有人明白神经痛什么感觉的 太痛了

在知乎还是微博的广告上看到了soul这个软件,用那种所谓心理/人格测试配对陌生人……就那么几十个选项加上星座(?)重合度高就代表聊得来 我看不如限制学历专业工作…

小7家 五六年前的拍立得 拍到现在 我们的照片大约有一本

还未到崩溃的时候,魔幻现实不是说说而已

1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