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办公室所在的2楼是一堆计算机系的研究僧程序员 我每次跟着他进来都会受到一堆注目礼……放眼望去是真一个女生都没有
想起Z老爷当初信誓旦旦说会给我也安排个桌子,结果一年过去了都杳无音信 偏心偏心偏心

三大男歌手本命:朴树许巍郑钧

一个朋友,5.21晚上约一个前一天见了一面的学妹去吃饭,本来以为约都约不到,结果上演了26小时极限脱单,祝福+在这里悄悄帮他立3个月的flag

个人想法v1.0

1 申请方向要加上材料了,暑假准备去另个实验室搬砖,一个小小的推测 结局可能是无尽之剑实验室版,长晶体长到天荒地老泪流满面。以前从没想过要向实验发展,也没想过最后要去那个我们戏称 某材料系的 实验室去混,一向偏见地认为非常不“物理”,可现在想想似乎那显然更现实多了,两方面来讲都是
2 虽然X的条件任谁看都是往六大走,但谁敢保证一定能行,何况双份的不确定更加难以预估,最好的结果不用说,组合内的学校或者同校不同系,还有一个很大可能性是X去10个月psi之后再来找我,毕竟我的选项要容易很多
3 仔细想这个问题是一个个哀叹,我是没能力没办法去将就对方的,第一种将就除非突然走运(概率0)或者突然走大运(概率...

新来的那个GR老师很年轻,还不怎么会讲笑话(?)。一学期想幽默起来三次,前两次没人笑,第三次说if im Hitler, i will ask how much energy … 话还没说完,被前排德国小哥一个制止说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最好不要拿这个开玩笑。仿佛看到他尴尬实体化

乌龙茶和果冻…

虽然已经看过无数遍关于睡眠瘫痪的科普 但是最近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 比起以前。没有纸面记录的情况下 ,每周三四次 次次都几乎要在幻觉中窒息 好不容易逃走醒来都是气喘吁吁惊魂未定。我真的在明确知道「我此时是一种可能会把梦和现实混淆的状态」这件事的时候同时分不清梦和现实吗 今日整天一闭眼就会看见今晨眼前出现的冰凉的女人的手 触感那么真实 她摸过的地方直到现在皮肤或者我都还记得 和一场噩梦的质感全然不同 

披着人类外衣的节肢动物艰难地在阶梯上行进,尽力抵抗一些逆境后,或许会呜呼在无穷尽的某级阶梯上,或许被无精打采的路人一脚踢翻。由衷遗憾的缘由,不过是因为我们早就发现,人的快乐与不快乐都常常来自于比较,但这比较的终产物,一般是更有计划性地使自己一点点增添人性的负面——常常,心中的腐烂淤泥旁人难以窥得,只有自己才闻得见在落潮后升腾起的恶臭。

永远只在梦中扮演国王,所以我们一直在现实中被迫成为一种反复无常毁灭创造物的亡国角色。尽力创造一些可被观瞻的外在之物,以“表演”为目的欺骗自己,并自此在咀嚼与唾弃产物的死循环里徘徊。当我念出日期,2017年,5月,20日的今天,现在,此刻,我感到我意识清醒,内心...

4点的时候收到一封邮件,惊了
迷糊sennsei一周平均5封,1封作业,1封笔记,1封纠作业题里的错,再1封纠上封邮件里纠错的错,剩下1封是因为忘了加附件而撤回(已经十几周了,他还是会忘加附件,总感觉在强调人设)-----垃圾邮件生产主力



真是认真得令扭动的老僵尸们汗颜

我是不是也可以写一些日常推理了

这家店……………公然!

我认为大家都没听懂
……其实是我自己没听懂

但是大家肯定也没懂(我如此想道)

这个社会教会你要洒脱活着啊

要不早就被气死了


与人交往太困难了

还是人民广场相亲方便

建议交朋友也这样搞

谁能想到我暗搓搓地在微博上关注了一堆女s小姐姐

【实用向】分门别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科普&入门书伤肝吐血安利集

大一被动预习局解骨性结构:

前言:



生有涯而知无涯,为了广大想入门但不造从哪看起的旁友们,来搞了个大型书单,希望不要看了菜单就走,好歹吃一两道菜嘛



内容包括:


物理 生物 化学 数学 语言学及文学 化学 历史(这个分类我自己都觉得比较迷……) 政治 医学 天文 地理及地质 哲学 宗教 人类学 心理学 性学 经济学 计算机科学与信息技术 舞蹈 ...

-

以前不懂事,直接按照培养计划选课选了一堆政治课,太痛苦乐,上到后面专业课都懒得起床的我,这种政治课还不能翘,是真的真的很煎熬,煎熬到可以看着同学打galgame看三节课。想着早死早超生就马不停蹄,又咬牙切齿地坚持拿了一路的B+。英语课也是,闭眼玩家一个,在一堆沿海人面前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不仅得到了B-,去年还在一个「众人劝我 我偏要勉强」的老师那里拿了个亮闪闪的C+。成绩刷新出来那种过山车的感觉…太吃鸡了,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后,痛悔当初选课学学问做得不够深
然后前段时间13级绩点最高的那对双胞胎gap后名单加入14级,所有人的排名直接顺移两位,我就非常托福直接跌出10,怎么说,心情本来很复...

给一个s大的妹子补课从早上8点补到现在,楼下似乎乐队要表演,而我已经饿飞了,好吧看在她比较可爱的份上。是一个说话小小声的妹子,是我喜欢的那种清秀类型,不是很常笑,有些宅宅的,特别特别萌又特别特别认真。反应一般,基础较差,但给人感觉比较好学,对很多东西都很好奇,对原理的兴趣大于现象,特别对书中一些细节;并且希望知道书上所有公式的来历(…)。不过感觉上她有些像在用一种文科的方法学物理,书上的东西基本都不会自己动笔算,只会用红笔划线勾下来;把题目和答案都打印下来进行反复阅读和勾画;遇到不会的都直接问了然后把证明过程抄下来,但是抄的时候我发现其实她并没完全懂。后来有一道不会的题前后一共问了4遍(虽然我...

很很很努力地画了一些大大们的幼儿园水准插画

和朋友一起做了一顿晚餐,开着小灯在中庭夜谈

30年代 group theory: lie
70.80 differential geometry: fiber bundles
近10 topology, linking number

然后说:这些在当时都是高级货,不过现在都是标配了啊,不懂的基本都是外系的

下面同学:……

也太夸张了…

最近有一些事想写,但都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我本人过得太单调无趣了,晨昏混乱宛如鸡蛋搅碎了拌在一起,拉上窗帘根本昼夜不知,哪天是哪天几月几日星期几也完全搞不清楚。往往白天的大好时光都在睡觉,醒来一般下午,然后才开始看书完成手头的积压,幸好还不至于无所事事,不然真的可以死一死。所有人找我永远像是在邮件,手机里没什么照片,大致都是些截图,为数不多的娱乐就是和朋友一起视奸一个假装抑郁症的女孩的微博,然后再一起像邮件一样半天回复一封地指出她哪里与现实的她不符哪里在说谎。一星期出两三次门,每次出门五六个小时就不行了,这一个星期第一次机会用在了前天系里的导师午餐会活动,第二次是明天,嗯,大概不会有更多了。
活动...

每一秒变数都太多了,可能我忽然动笔开始写明天的菜单,发现忘记了红薯的薯怎么写,也是有什么因果的。上帝视角就会知道,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这个人因为不会写红薯的薯,所以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这个人失眠,严格说来这怎么能叫做失眠,我只是不知道活在什么天外之国,过与所有人都时差的生活。


想见识下民科想搞大新闻的傻逼程度的可以去看看这篇“头条”,看完之后去看知乎里那个顺着QQ邮箱去逛凡伟QQ空间的回答,爆笑平方
班群里云大委培同学还去问了他教授,我看多此一举……

GRE物理sub满了,Penang没白去哇

就100道选择题 为何一个月才出来…难道scale了整一个月

偶然看到一篇读书笔记批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勾起了我悲伤的回忆,是的 当年在小Q推荐下我看了看豆瓣评分就下手买了 是的 竟然我花了20去买了这种辣鸡,还还还不如把钱烧了泡在水里喝了(?)。当时看了两三篇就实在不行了,冲到客厅当即对着我爸大吐特吐,吐槽的吐
神化或者说神秘化或者说疯子化科学,可能也是现在非主流智障世界挥之不去的魔咒了。浓浓的民科气氛,不仅是在追捧此类书的人之间来回震荡(甚至真的认为此书是纪实文学的),同时还体现在时时刻刻来自四面八方都有一大群人想用“事实”告诉你:高手在民间。比如贴吧一堆大神发贴忙宣布已经用易经证伪了某某理论,比如每年无数个用什么甚么...

唔 可以传视频了开心
#当代艺术博物馆 身体.媒体Ⅱ

不过后来因为吵架就全撕了…

那一天,我再度回想起了被“非蠢即坏”这个词占领社交页面的恐惧

跟风用这词的人逻辑是:我说的你不同意,那你要么是傻逼不懂老子在说什么,要么就是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但故意反对我,迷惑视线 。作为一个万用句型,其内核解释出来就是:老子说的都1000%正确,字字可入手保险。这词被人从非愚则诬生引过来,自降门槛,大家能躲则躲罢

---你将不会知道自己去向哪一个轨道

盒底可爱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