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是把这个旅游的手帐补完


画完一看,如果像画的那样歪歪扭扭房子存在,就可以去碰瓷路过的微风了…

「先是只有一些时间不能说

后来一些名字也不能说
后来一种动物也不能说
后来同性恋也不能说
再后来电影也不许拍
后来鲁迅文章也不能说
后来一些法律也不能说
后来科研造假也不能说
后来大学潜规则也不能说
CNM」
后来CNM也不能说
最后国家名字也干脆不能说了
历史上的某国 : 404 not found

学固物学到脑子里出现这种画面,希望一辈子不要再看到费米面畸变这种东西,好恶 呕


明天考试 不 待会考试加油

就很想有一天染成我妹这个颜色 …想象了下 我可能就是那种八十岁的时候后悔七十岁没去染头发的人

连续两天一共只睡了9小时今天下午回来睡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晚上就睡不着了到现在 我@/;(:...65,?.*946;\[到底这什么体质

那天在妖风楼后面忽然发现有一大片绣球

5天后考完最后一门大学生活可以说是完结了 

量子力学量力考,科研答辩大便过
最惨的是量力考完恰好第二天答辩

to the moon

有的人碰到与人矛盾了,心中气那个难平啊,脑内构思好久一共就几个句子删删改改,精心琢磨如何巧妙地发泄心中怨气,在别人看得到的地方不指名不道姓又不着痕迹地骂人。发完之后约等于小学生对着计算器按加减法答案,紧张兮兮盯着屏幕每五分钟刷新一次评论,心里悄悄计算挂满2个小时立马删掉,没有人明白她究竟是想不想被人家看到。

最近的朋友圈都是些什么鬼,你系的这些个小学生们看得我想把几位约齐了关到麻将房。一个建议:你们有什么恩恩怨怨啊还是打一架了结吧,有任何不爽直接当面对质算了。就一点小事,偏偏要互相在朋友圈里对着空气找茬,完了所有人知道这事了上课的时候碰面还要打招呼装作无事发生……疑问盘旋,到底是哪个技能点错...

Jingzhong

哈哈那我先,剛回到台灣一個月,最近在中研院做學生助理,雖然沒修課,不過也忙的要死,我們老師的研究越來越偏生物了,不過我總是能把做的東西歪回物理,現在換成搞一些圖形計算,老師還打趣說偶爾還是聽他的話一下吧XD(褒義)。今晚系上有吃粽子的活動,好險這次不是自己包,不然一定會拉肚子,上次自己煮湯圓和火鍋差點沒死掉。
2017.5.25

想起来比较奇妙的事情是,我终于上线了,是的感觉我几乎把它当作邮箱在使用,嗯,这件奇妙的事情是,看到你在说粽子的此时,我也正在吃粽子。
转眼间,交换期为1年的你已回台湾月余,我回来之后也快度过整个学期了,接下来的六月正是惨烈的期末考试连场放送。你说自己很忙,不过也意味着充实,...

小狗办公室所在的2楼是一堆计算机系的研究僧程序员 我每次跟着他进来都会受到一堆注目礼……放眼望去是真一个女生都没有
想起Z老爷当初信誓旦旦说会给我也安排个桌子,结果一年过去了都杳无音信 偏心偏心偏心

三大男歌手本命:朴树许巍郑钧

一个朋友,5.21晚上约一个前一天见了一面的学妹去吃饭,本来以为约都约不到,结果上演了26小时极限脱单,祝福+在这里悄悄帮他立3个月的flag

新来的那个GR老师很年轻,还不怎么会讲笑话(?)。一学期想幽默起来三次,前两次没人笑,第三次说if im Hitler, i will ask how much energy … 话还没说完,被前排德国小哥一个制止说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最好不要拿这个开玩笑。仿佛看到他尴尬实体化

乌龙茶和果冻…

虽然已经看过无数遍关于睡眠瘫痪的科普 但是最近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 比起以前。没有纸面记录的情况下 ,每周三四次 次次都几乎要在幻觉中窒息 好不容易逃走醒来都是气喘吁吁惊魂未定。我真的在明确知道「我此时是一种可能会把梦和现实混淆的状态」这件事的时候同时分不清梦和现实吗 今天一整天闭眼就会看见早晨眼前出现的冰凉的女人的手 触感那么真实 她摸过的地方直到现在皮肤或者我都还记得 和一场噩梦的质感全然不同 

披着人类外衣的节肢动物艰难地在阶梯上行进,尽力抵抗一些逆境后,或许会呜呼在无穷尽的某级阶梯上,或许被无精打采的路人一脚踢翻。由衷遗憾的缘由,不过是因为我们早就发现,人的快乐与不快乐都常常来自于比较,但这比较的终产物,一般是更有计划性地使自己一点点增添人性的负面——常常,心中的腐烂淤泥旁人难以窥得,只有自己才闻得见在落潮后升腾起的恶臭。

永远只在梦中扮演国王,所以我们一直在现实中被迫成为一种反复无常毁灭创造物的亡国角色。尽力创造一些可被观瞻的外在之物,以“表演”为目的欺骗自己,并自此在咀嚼与唾弃产物的死循环里徘徊。当我念出日期,2017年,5月,20日的今天,现在,此刻,我感到我意识清醒,内心...

4点的时候收到一封邮件,惊了
迷糊sennsei一周平均5封,1封作业,1封笔记,1封纠作业题里的错,再1封纠上封邮件里纠错的错,剩下1封是因为忘了加附件而撤回(已经十几周了,他还是会忘加附件,总感觉在强调人设)-----垃圾邮件生产主力



真是认真得令扭动的老僵尸们汗颜

我是不是也可以写一些日常推理了

这家店……………公然!

我认为大家都没听懂
……其实是我自己没听懂

但是大家肯定也没懂(我用爷爷教我的办法安慰自己道)

这个社会教会你要洒脱活着啊

要不早就被气死了


与人交往太困难了

还是人民广场相亲方便

建议交朋友也这样搞

谁能想到我暗搓搓地在微博上关注了一堆女s小姐姐

【实用向】分门别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科普&入门书伤肝吐血安利集

大一被动预习局解骨性结构:

前言:



生有涯而知无涯,为了广大想入门但不造从哪看起的旁友们,来搞了个大型书单,希望不要看了菜单就走,好歹吃一两道菜嘛



内容包括:


物理 生物 化学 数学 语言学及文学 化学 历史(这个分类我自己都觉得比较迷……) 政治 医学 天文 地理及地质 哲学 宗教 人类学 心理学 性学 经济学 计算机科学与信息技术 舞蹈 ...

-

以前不懂事,直接按照培养计划选课选了一堆政治课,太痛苦乐,上到后面专业课都懒得起床的我,这种政治课还不能翘,是真的真的很煎熬,煎熬到可以看着同学打galgame看三节课。想着早死早超生就马不停蹄,又咬牙切齿地坚持拿了一路的B+。英语课也是,闭眼玩家一个,在一堆沿海人面前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不止B-了,去年还在一个「众人劝我 我偏要勉强」的老师那里拿了个亮闪闪的C+。成绩刷新出来那种过山车的感觉…太吃鸡了,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后,痛悔当初选课学学问做得不够深
然后前段时间13级绩点最高的那对双胞胎gap后名单加入14级,所有人的排名直接顺移两位,我就非常托福直接跌出10,怎么说,心情本来很复杂,...

给一个s大的妹子补课从早上8点补到现在,楼下似乎乐队要表演,而我已经饿飞了,好吧看在她比较可爱的份上。是一个说话小小声的妹子,是我喜欢的那种清秀类型,不是很常笑,有些宅宅的,特别特别萌又特别特别认真。反应一般,基础较差,但给人感觉比较好学,对很多东西都很好奇,对原理的兴趣大于现象,特别对书中一些细节;并且希望知道书上所有公式的来历(…)。不过感觉上她有些像在用一种文科的方法学物理,书上的东西基本都不会自己动笔算,只会用红笔划线勾下来;把题目和答案都打印下来进行反复阅读和勾画;遇到不会的都直接问了然后把证明过程抄下来,但是抄的时候我发现其实她并没完全懂。后来有一道不会的题前后一共问了4遍(虽然我...

很很很努力地画了一些大大们的幼儿园水准插画

和朋友一起做了一顿晚餐,开着小灯在中庭夜谈

30年代 group theory: lie
70.80 differential geometry: fiber bundles
近10 topology, linking number

然后说:这些在当时都是高级货,不过现在都是标配了啊,不懂的基本都是外系的

下面同学:……

也太夸张了…

最近有一些事想写,但都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我本人过得太单调无趣了,晨昏混乱宛如鸡蛋搅碎了拌在一起,拉上窗帘根本昼夜不知,哪天是哪天几月几日星期几也完全搞不清楚。往往白天的大好时光都在睡觉,醒来一般下午,然后才开始看书完成手头的积压,幸好还不至于无所事事,不然真的可以死一死。所有人找我永远像是在邮件,手机里没什么照片,大致都是些截图,为数不多的娱乐就是和朋友一起视奸一个假装抑郁症的女孩的微博,然后再一起像邮件一样半天回复一封地指出她哪里与现实的她不符哪里在说谎。一星期出两三次门,每次出门五六个小时就不行了,这一个星期第一次机会用在了前天系里的导师午餐会活动,第二次是明天,嗯,大概不会有更多了。
活动...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