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说话的时候用谷歌翻译

今日笑点

今天lyh和我打电话讲了他最近的一件很崩的事 哇 真的我也有些惊讶 因为以前也不算关系特别特别好的那种 他说 这件事除了他现在身边的人只有我知道了 因为觉得我们有一点点像 都是那种他觉得前一秒后一秒心情会巨变的类型(…)



他喜欢上了一个同校的学姐 可是人家有个感情很好在一起两年的白人男友 学姐是个兼职签约画师 玩cos 做游戏 同时念phd每周看心理医生



我说 你喜欢人家什么啊认识时间这么短



他说:我就是相信缘分的人 (结识过程)这么有缘 而且我就 很崇拜她 觉得在她面前我很菜...

让学生用LaTeX写作业自己布置的题目书写是这样的…


其实上课在哪里都一样 不管是在哪所学校 上课上得好的老师永远是少数 普林物理系的condensed matter是印式书法欣赏课 化学系的statistical mechanics是课件朗诵课

#上课第一天# 神经生物课…教室里一半的人都是物理和CS的 另一半才是NS的学生 老师开头第一段:我是如何从物理转到NS的
下午去上物理系的Condensed Matter…也只有一半的人是本系的 不过另一半背景也都是物理

买了个万圣节的装饰品 是个猫骨架 但是仔细想想不对啊 骨架怎么会有耳朵

匡扶摇《被折角的人生或书》
这里的表现太天才了吧

一小段

昨天和曾大牛去吃烤肉喝酒 他说:唯一忘不了的就是老王了 这么多年了 很难在遇见的女生里面对谁的心动抵得过对她的不了解 老王在香港玩够了回来我第一个报名接盘吧 我说:你现在想这个未免也想得太多了 等你认识了新的妹子 什么老王老李忘得一干二净 他说:不…是吧 这个有可能 但是我如果有一天 我结婚了 我真的不会邀请老王 太难受了 这种感觉真的是一辈子的 他说:今年三月份可能真的就是这辈子唯一的一点点机会吧,又被我放过了 我真的是 …………我 别说老王的衣服了 就是她的袜子我都愿意每天手搓 我:…………(服)

“好死不如赖活”在我这里一点都不对,如果能够在自己的价值体系里好死哪还愿意赖活着,可就是过不开心也没法去死

和c又联系了 之前把他拉黑后 他说他给我发了facebook messenger但我并没有收到 他和他摔断腿时照顾他的小妹妹在一起了 说明年也许会续护照 说有枪牌了 

去了花たん的演唱会 现场简直 太好了

princeton的强制not anymore program做了一晚上进度才35%,真的还可以。它通过看完视频后答题来使观看者对sexual assualt,sexual harassment和一些其他的interpersonal violence的了解加深。视频通常是陈述偶尔是情景剧或者受害者的现身说法,会建议你遇到这样情况时应该怎么做。甚至在一些推断会让过去受害者产生不适感的段落之前会有视觉+听觉的提示。

总有人在“矫枉”之前就惊呼“过正”,归根就是在现有的文化里活得太如意也太习惯了。一方面不能体会受害者的痛苦和挣扎,总是期待“完美”的受害者。另一方面甚至理解不了源头何在了,通篇站在现有语境里认为女性应该被上一堂如何如何保护自己的课。可是,这个社会不够糟糕,不需要被改变吗?至少在这些年过半白的知尸分子看来是这样,躺椅上事不关己地点评一番,反正这社会以后会怎样与入土的他们无关。

半年狗的票圈荟萃

7.26
前日有人在蓄奴没被废止的时候担忧黑命比白命贵 昨日有人在同性婚姻未通过的时候下结论人类就此绝育 今日有人用无辜男性恐被构陷来讥讽metoo 明日呢 明日人类被梯度下降的人工智能灭亡了!

7.23
愤怒的李小康想到工作和家庭 最终还是决定当个顺民

我生日当天
作为一个二十二岁的普通女孩 李建军做完了所有荒唐的梦 没有完成一项年少时设想过的壮举 一切都开始走向平淡

7.18
小镇青年们举起鸡蛋撞向对方的头 听到的都是梦想破碎的声音

7.8
今日噩梦 所有人都在鼓动下参了军 然后赤裸了黝黑的上身 笑容满面地围着我邀请我去过快乐的集体生活

7.2
毕业前 李建军脑子里一半是性 一半是出人头地 毕业后 他脑子里一半...

好奇怪,真的有女性是从小到大都没受到过性骚扰的吗?我觉得这几乎不可能。像是小学被男同学掀裙子;公交里被人故意磨蹭的;地铁上被偷拍警告后还不停止的;讨论问题时故意搭肩膀摸头的,这些都是性骚扰的案例。

这次的事件还让我想起刚进大学时上普通化学实验,带我们这个小组的人渣王卫江(复旦大学化学系副教授),对我和另一个女生多次动手动脚,装作指导实验摸手摸头摸肩,十分恶心。后来我去他办公室拿作业,顺便参观实验室,他以看手相为由摸我的手,并且在我表明想离开的时候说有重要的事情,让我加入他实验室,可以挂论文如何如何,并提及杨振宁和翁帆的故事要与我讨论。我当时内心狂翻一万个白眼,私心里首先是瞧不上他在搞的什么玩...

刚才有个AP发邮件说自己去年刚来,做拓扑材料从dft预测到生长到ppms和arpes一条龙,看到我的申请资料觉得很合适如果感兴趣可以加她的组…我…我…虽然没兴趣但还是爬起来看起了主页,发现她phd就在princeton念,一个灵光乍现打开cava组主页发现她果果果然是他学生…… ​​​

今天买了一卷绳子去捆书 然后站着看手机的时候有一只猫跑过来一跳把我的绳子抓走了 绳子很结实 怎么扯也扯不断 后来我一直到宿舍楼才借了一位同学的钥匙割断 然后这只猫一直追绳子拽到门口
然后南区就有了这样一个奇观:

笑了

做完近视手术之后的某天,她和朋友喝大了,回到家边走边脱下高跟鞋,倒头就要睡去。翻了个身又忽然惊醒,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水池边,拿出眼镜盒开始半睁着眼用熟练的手法取隐形。取呀取呀,怎么也取不出来,几乎快放弃的时候,终于有两片亮晶晶的东西出来了,她把它们放好,靠着清醒的最后一点点惯性移动到床上。闭上眼睛睡了

暴雨了,老式小区遮蔽物下有两只小猫紧紧依偎在一起,眯着眼睛睡觉

最近经常凌晨在全家打牌。今天去买东西的时候全家店员(女)像往常一样问会员卡有吗,我开始报150,她说217。我说217…啊?xxxxx。我说,你记忆力太好了吧,这都背下来了。她笑笑说因为你们经常这个点还在这儿啊。
后来我去拿餐巾纸,店员又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记得你的号码,我说不知道啊。她说因为你长得特别好看像电影明星
啊 大概这是我第一次这样被陌生的女性这么夸
记录下来,老了能拿出来吹吹

这次跟狗说了之后,他的反应比上一次平静了许多,转过身就说自己困了,第二天醒了之后和我正常相处
我问他,你是对这件事本身生气,还是对隐瞒你这件事情生气
他说都有,然后又说这样不够及时的坦诚,唯一还能称为优点的都已经不够了
他还说下一次再犯就是真正再见的时候
不仅越来越想不通自己的心态,也渐渐猜不透他了

今天他跟我讲他爸妈下个月要来参加毕业典礼,我其实一点也不想见,当然他对这件事情也没什么意见。我也不想他见我父母的,我父母也从来没有要见我任何一个男朋友的想法。我想这一点或许还会被别人过度解读为家庭关系的不和睦。但是任何以这一点来推测的人,也大约是属于见识或知识两者匮乏的人。不是每一对父母都认为这些事情需要完...

和狗吵了一架之后短暂的休息时间

我说:如果我是男的,你是女的,但是性格仍然是这样,或者我对你的态度并没有变化的话,你会不会跑路?

然后狗陷入沉思状,没有说话

我很得意:你一天到晚嚷嚷女权,似乎自己的意识也做得不怎么样嘛

我说:你是不是犹豫了,犹豫就代表你自己也有一点被流行的女性和男性的社会形象影响啊

我:你快说话啊,说你在想什么,详细一点,还可以帮助你整理思路狡辩

然后狗说:没有啊

狗:我就在想我如果是女的会有多美

狗:你会不会太丑配不上我

好久没有听着歌做自己的事情了,独处的时间变少了,有时候觉得这一切都是最后的热闹,不管是这些人还是目前悠闲的状态。
我对以后的生活一点也不期待,除了住的地方可以大一点有工资拿之外,可能其他的方面都不会轻松好过。
现在放到以后大概率也并没有什么怀念,这本来应该就是常态。活了20几年也没有感受到什么情怀,虽然成长的感觉也并不显著,只是对时光倒流总之没有什么渴望。当然这样的感受和近来影响心情的东西关系不算大。

这段时间朋友圈风波一波接着一波,先是复旦校园内退职老教授猥亵女生,后来女生不平发了公众号文章引大家一阵转发,而评论里出现多位受害者,都称是同一个人。只后来因为那个老头也有病,不了了之。其实这么想想也没...

先帝爷留下的烂摊子,第二代治理者的办法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虽然去不了病根儿,但起码能减轻症状,让你自以为治好了。第三代是头疼医脸,脚疼也医脸,对他们来说,治不治好不要紧,面子最重要。这一代就邪乎了,头疼堵嘴,脚疼也堵嘴,只要不喊出来疼,就算没病。——王朔 ​​​

这个文化里的人处理问题的方式都很类似 一遇事首先想到的是威胁弱者不准发声
不过也是聪明 他们知道如果每一次弱者都有机会发声了 以后大家都会一起发声那权力只会越来越小
再想想 亚洲文化也是烂透了
别的地方至少阈值高一点 不会芝麻大的事情都想着禁言禁言 现在仅仅是一个二十年前的性侵案而已
人人都变哑巴 一个一个被绑走 四面的屏幕还在歌舞升平

大多数人都渐渐变得既冷血又容易被感动,一点都不矛盾,对身边冷血又容易被更远的事情牵着

我妈 当年的重点大学本科 那所大学也是现在的211 985 硬撑有时候也能勉强算个国内top10,高级工程师,评标专家。毕业就参加工作,至今在国企工作二三十年了,其间但凡资历学历和她比肩的男性职位都比她高,甚至很多高中大专学历的男性,职位也和她差不多或者更好。当年唯一一次想争一争项目经理的时候败给了一个明显条件各方面都相差甚远的男性,五六年后才知道其实早就内定了(项目经理,他们公司就没有一个女性的)。
这么蹉跎了几十年,还有五年退休的时候才提到高管。
每次和我聊到以后如果要工作的话,都说 在国企 要么就混日子,认真是认真不得的

1 / 10